美元落马致四类资产闻风而动,而他们却逆势而为(上篇)

2018-09-19 19:01    admin
近期指数的走势令人失望,自上周起周线MACD出现死叉、上周周线收盘价跌漏13周均线、13日均线下穿55日长期均线这些都是中继调整的信号。

美元一旦走软,国内(新兴市场的金融资产)、欧系货币、商品货币对(、)、黄金都会持续受益,但和、等传统避险货币可能会持续走弱,本文将阐述其中缘由。(注:由于文章篇幅过长拆分成上下两篇)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行情概述


首先阐述一下看跌美元指数的理由。从日线图上看,美元指数MACD进入零轴下方,绿柱不断放大存在加速上行的风险。短期虽受到103日均线支撑,但多次触碰终会失守。另外13日短期均线死叉55日均线为4月中旬上涨以来首次。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美元指数日线图)

回顾黄金在1265美元/盎司的时候,出现了50日均线下穿200日均线的动作,当时已经从1365美元/盎司下搓了100美金,但是在后面仍有100美元的跌幅空间,本轮最低点在1160美元/盎司,所以这些量化指标的客观信号不容忽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现货黄金日线图)

第二,从周线来看,MACD高位出现死叉刚刚翻出第一根绿柱,上周周线收盘价跌漏图中黄线多空分水岭(13周均线)也是89上涨以来第一次出现的迹象。所以即使这个地方有反弹,也可以认为大概率很难去重拾升势。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美元指数周线图)

美指走软,哪四类品种获益最大,笔者将做简单阐述。

新兴市场的资产


由于贸易政策不确定性、以及美元升值可能带来的债务危机等因素的影响,MSCI新兴市场指数自今年1月底高点下跌超20%,进入技术性熊市。但是本身这些国家的基本面因素并未发生太大变化,只是市场恐慌情绪的蔓延导致了不断的抛售。

中国区CEO梁治文在世界经济论坛上表示,近期新兴市场抛售过度,对投资者来说现在存在机会,特别是应该考虑中国。

今年上半年,外国投资者净流入中国的资金达430亿美元,部分得益于A股被MSCI纳入全球和地区性指数。中国金融业的自由化是摩根大通增长战略的一个关键因素。

事实上近阶段中国股市在刷新近3年半新低后,强劲反弹,从纯粹技术的角度来说,和创下低量有直接关系。

所谓地量简单来说就是较少,交投清淡;一般是和五日均量去比较,如果和牛市的成交量去比没有任何意义。

实际上,成交量的急剧放大后续一般都会产生暴跌风险(比上一交易日高出50%以上),这是因为主力的出货手法永远是对倒交易,即在下方五档买盘挂巨量未成交买单,上方分批小单出货。

一两个交易日的涨势不能扭转趋势,但短线可能不会续创新低,所以可能会迎来短线的蜜月期。

所以当下的低量并不说明无人问津持续阴跌,它的含义是已经没有带血的筹码抛出,只有里面的人出来,腾挪出资金才能转化成多头的力量,相反持有股票的其实都是潜在的空头,因为他们最终的目的是高位抛出,而且手中极有可能无增量资金。

除了国内股市,著名投行分析师购买土耳其与阿根廷债券,看好其回报率;高盛资产管理分析师Philip Moffitt正买入土耳其和阿根廷政府债券。该公司押注表现最差的新兴市场今年将提供一些利润更高的债券交易。

高盛此举正值经济不断恶化之际。贸易战、美国国债收益率不断攀升等都打击了新兴市场。彭博社编制的数据显示,发展中国家的本币债券今年已下跌7.5%,而本币则下跌了约12%。

高盛资产更青睐一些新兴市场主权债券,而非公司债券,所以综上所述一些新兴市场的股票由于高回报收益,会吸纳部分进入美元资产的避险资金。

尤其是这些品种在长期来看估值处于低位。只是因为贸易摩擦、美元走强等因素而受到暂时性打压,基本面因素并无改变。

不只是脱欧利好推动,欧洲QT时代即将到来


QT是Quantitative Tightening的缩写也就是量化紧缩,大多数投资者都将目光聚焦在英欧两国可能在脱欧后仍保持前所未有的亲密关系,但实际上因为区经济复苏前景未变(只是增速放缓)今年年底退出QE以及明年夏天后的首次加息,这意味着欧洲正逐渐步入QT时代。

在上周四9月13日的欧银利率决议中,市场将德拉基的讲话解读成一个偏鹰派的理解,当天欧元兑美元上涨了近70点,可实际上只是因为德拉基没有和预期一样鸽派。

虽然维持了近三年的通胀预期在1.7%不变(同6月一致),但是将2018年和2019年的经济增速预期各下调0.1%至分别至2%、2.1%。德拉基当时给出的解释是,的经济增速已经超出了其发展潜力,在2017年四季度欧元区GDP同比增长2.7%,维持十年来最高增速,所以年初的放缓并不是一个不可接受的状况。

考虑到之前薪资增速疲软,市场已经充分计价这一风险因素,且汇价上充分体现所以本身没有并没有被市场放大。

反倒是德拉基提到的潜在核心通胀能在逐步回升引起了市场的关注,而本周一的欧元区8月未季调CPI年率终值维持在2%,也符合他之前的论调,所以市场解读为不及预期鸽派(即鹰派)。

另外从内外部风险因素来看,关于欧银是否会为意大利单独延长债券购买问题,德拉基的表态是暂未看到意大利局势蔓延效应,未来需要观察意大利预算法案出台以及一会辩论的进程。

目前因美元走强带来的土耳其、阿根廷等新兴市场的负面溢出效应也尚未体现,市场曾担忧土耳其里拉褒贬会使得欧洲银行面临巨大风险敞口(借债以欧元计价)。

贸易保护主义是未来不确定性的来源,但是风险预期值包括实施贸易保护措施,而不具备保护主义威胁因素。当下贸易争端对市场的具体影响,仍需要评估。

德拉基在此次利率决议中依旧没有提及具体的加息时间,但是大多数分析师预计在明年10月欧洲央行加息的可能性达到90%,首次加息幅度可能在0.15个百分点左右。

因为自2015年12月首次开启加息后已逐步步入到加息周期的后半程阶段,中性利率的目标是2.5%-3%,(当下是1.75%-2%换言之再加息3-4次达到这一目标),在货币政策正常化后,美联储极有可能随时调转货币政策,而且历史经验表明这一周期通常在半年以内。

也就是在明年年中会出现很有意思的逆转,即欧银可能向市场透露出首次加息的幅度及时间,美国关于暂停加息的争论升级。

考虑到美国银行的储备金不断减少,市场的流动性不及美联储预期那样宽松,届时缩表动作也可能最早在2019年停止。

市场永远是根据预期来反应走势,即使美国当前税改红利下经济强劲,不过是强化了渐进式加息的推进。

因为美联储不可能在没有新闻发布会的利率决议上加息,所以今年最好的状况就是再加息两次,如果出现意外随时可能削弱这一信号,另外强劲的经济不能提升人们对于中性利率区间的预期,最后更快的加息也意味着更早结束货币正常化的动作。

当然欧洲存在的问题并未完全消散,比如据意大利《新闻报》报道,意大利政府内部一直在支出计划上就存在分歧,财长特里亚面临来自政府内部人士施压,要求提高支出,挑战欧盟预算规定。

分析认为,特里亚可能被迫辞职,意大利政府内部将加大支出,甚至可能会触发新的选举。

再比如,美国是否会对欧盟征收汽车关税,央行在周一月度报告中称,由于汽车生产低迷,德国经济夏季期间陷入挣扎,不过一旦制造商适应新的欧盟排放检测流程,经济可能反弹。

未来如果把枪口对准欧盟,高额的汽车赋税还会打击欧盟经济支柱德国的汽车产业,鉴于特朗普的反复无常,欧盟仍面临内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带来的风险。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免责声明】速汇返佣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资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速汇返佣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